欢迎访问中共宝鸡市委老干部工作局网站! 欢迎提出宝贵意见和建议!

革命理想高于天——记陕西宝鸡地委第一任书记吕剑人

[ 信息发布:本站 | 发布时间:2021-08-23 | 浏览:937次 ]

为了陕西宝鸡和新中国的解放事业,他出生入死,英勇奋战;在和平年代,他心系人民,夙夜在公,殚精竭虑。他,就是宝鸡地委第一任书记——吕剑人。

1960年10月,吕剑人在新疆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大会上致祝词。(资料图)

亲历两当兵变 点燃革命星火

夏日的凤州格外美丽,乡村民居白墙黛瓦,希望的田野上,花椒、苹果、中药材长势正旺。矗立在嘉陵江畔的凤县革命纪念馆,雄伟庄严,这里珍藏着中国革命史的重要篇章——“两当兵变”。

从陕西乾县农村走来,吕剑人一直在追寻真理。在学校,他积极参加读书会和新文化、新思想活动,加入了共青团。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他受组织委派转入地下工作,正式成为一名共产党员。

1931年,西北军与川军争夺地盘,开战在即。中共陕西省委先后派习仲勋、李秉荣、李特生等到第十七路军陕西警备第三旅第二团第一营开展兵运工作,年仅23岁的吕剑人被分配到一营一连,任二排排长。

当年中共西府地委在凤翔郗家巷的办公地。(资料图)

“1932年初,杨虎城命令部队从凤县出发,赶走了驻扎在甘肃两当、徽县、成县的四川军阀邓锡侯、黄隐师的军队,把势力扩展到陇南地区。吕剑人所在的一营就驻扎在凤州、两当。”凤县博物馆馆长赵宝宏说,当年,团部下令一营向山大沟深、气候寒冷的西南山区移动百余里,与驻甘肃徽县、成县的二营换防。

吕剑人在回忆录中写道:“一营士兵装备很差,棉衣破烂,鞋袜不全,士兵怨气很大,抵制换防的情绪在全营蔓延。”

吕剑人在凤翔工作时用过的锅台。(资料图)

以习仲勋为书记的营地下党组织认为,举行兵变的条件已经成熟,换防是个好机会。1932年4月2日零点,一声清脆的枪响,划破了两当的夜空,兵变开始了。按照党组织安排部署,吕剑人的任务是收拾机枪连。当吕剑人带着一排士兵接近机枪连驻地时,恰遇机枪连代理连长出门察看情况,吕剑人身后一位战士眼疾手快将其击毙。此时,机枪连开始还击,双方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枪战。战斗结束后,300多名起义士兵连夜沿两当河北上,计划与刘志丹率领的陕甘红军会合。

1981年,时任中共陕西省委书记兼政协主席的吕剑人,重走宝鸡千阳、陇县、麟游一线,回忆探寻“两当兵变”的旧址和行军路线,在给凤县县委的信中他写道:“旧地重游,今昔对比,显系两个世界”,随后又赋诗一首:“五十年前往凤州,为党工作在敌营。掌握武装举红旗,推翻旧世换新天。排排新房耀眼帘,饲猪姑娘胜演员。红凤声誉满全球,百尺竿头尤须前。”

可以让吕剑人欣慰的是,如今凤县已成为秦岭腹地一颗璀璨明珠,生态优美,旅游发达,资源富集,优势突出,工业总量占全市1/6,山区群众实现了小康梦。

近年来,凤县深挖红色资源、讲好红色故事,相继建成凤县革命纪念馆、凤县工合旧址、宝成铁路文化体验馆、红光沟航天六院旧址等红色教育基地,成为广大党员干部学党史、守初心的红色课堂。今年5月3日,记者来到凤县革命纪念馆,看到全国各地的游客在这里接受红色教育,触摸火热的历史,纷纷用自己的方式缅怀先烈,汲取奋进的力量。

凤县革命纪念馆中介绍吕剑人事迹的展板。

掀起革命风云 见证历史荣光

凤翔古称雍州,华夏九州之一,也是周秦文化发祥之地,直到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凤翔都是关中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之一。

凤翔城有东西南北4条街、36条巷和一个“肋子缝”。如今,秦凤路是凤翔区最靓丽的一条街道,郁郁葱葱的中国槐掩映着一只振翅欲飞的金凤凰,在浓密的绿荫下,百姓安居乐业,城市热闹繁华。83年前,中共西府地委就诞生在这条路上,那时的秦凤路名字叫郗家巷。

“1938年9月,吕剑人来到凤翔,担任地委书记。”凤翔区党史办干部巨明堂说,西府地委在凤翔设立了3个联络点(交通站):省委交通员王生春在东门内开设的磨坊、共产党员王田夫等在东街开办的“西府书报社”和共产党员沈成章家在东街开设的药铺。吕剑人与妻子郭夏清一同来凤翔并以兄妹相称,郭夏清管理文件和内务。当时西府地委领导兴平、武功、扶风、眉县、岐山、凤翔、宝鸡、千阳、陇县等地及凤翔师范、东北竞存学校、西北“工合”等单位的党组织。

为躲避国民党的查抄,地委机关不久搬到行司巷。“吕剑人当时化名‘李建’,被我舅舅陈鹤龄领到外婆家,一住就是一年多。外婆叫他‘李先生’。”1991年3月,宝鸡日报社原编辑邵文海曾经属文记录了当年吕剑人领导西府地委在凤翔开展革命工作的往事。

“舅舅还兴致勃勃地给我外婆宣传说:‘等我们成功了就好了,就是共产主义了。那时候,不打人,不骂人,大家都平等,娃娃有饼干吃,病人有牛奶喝……’渴望好日子的外婆,顿时被我舅舅描绘的‘共产主义’吸引住了。每当‘李先生’回来,或是地下党的其他人来,她就烧水泡茶,忙着招呼。她大力支持儿子跟‘李先生’走,去干‘共产主义’。1939年9月,中共西府地委撤销后,吕剑人同志改任省委特派员,仍住在我外婆家里,继续负责西府地区党的工作。”

1947年5月29日,为扩大党在西府地区的武装力量,关中地委改组原西府地委,组成以吕剑人为工委书记的中共西府工作委员会和西府游击总司令部。6月正式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府总队,吕剑人兼任总队政委和党委书记。他们积极攻打敌人的地方武装,配合西北野战军战斗。

在第一次解放宝鸡战役中,吕剑人和参谋长高兆林率西府总队3个支队随西北野战军进入扶风、岐山、麟游等地作战。1949年4月22日,扶风解放,吕剑人在扶风城北周秦坡,主持召开扶风地下党负责干部会议,宣布成立扶风县委和扶风县人民解放委员会。5月,吕剑人出任新成立的中共宝鸡地委书记兼军分区政委,这时,西北解放战争接近最后的胜利。他率领宝鸡地委和宝鸡军分区,随西北野战军参加了扶眉战役,配合主力部队作战。7月14日晨,宝鸡县城解放,吕剑人率宝鸡地委、军分区机关进驻宝鸡市开展工作。

新中国成立后,吕剑人任中共陕西省委委员、宝鸡地委书记兼军分区政委、党委第一书记。他带领地委班子,卓有成效地进行了建政、剿匪、反霸、镇反、生产救灾、土改查田、没收官僚资本、支援抗美援朝等工作。

保持简朴作风 关心宝鸡发展

离休后,吕剑人长期在西安生活,他十分关心宝鸡凤翔、凤县等地人民生活和社会发展,尤其怀念革命战争年代牺牲的战友,曾经撰写过很多回忆文章,纪念赵伯经、赵伯平、刘林圃等人,留下了宝贵的革命史料。对凤翔、凤县等地去看望他的同志,吕剑人非常热情。1992年春,巨明堂曾和单位领导一起去西安慰问吕剑人,“他特别和蔼可亲,家里摆设和普通人一样,根本看不出是我党的高级干部。我们送的慰问品很简单,就是一幅中堂和两瓶西凤酒。”那是巨明堂唯一一次去吕剑人家,就在省委8号院,他们稍作停留就匆匆告辞,吕剑人见挽留不住,就打开一瓶酒,非要巨明堂他们每人喝两盅,才放他们离去。

在血与火的革命年代,吕剑人曾经用过许多别名,根据其女儿讲述,吕剑人是按族谱排下来的原名,后来一直用的是这个名字。

吕剑人生前经常说:“我的生命是属于党和人民的,我生为人民,死为人民;生为党,死为党。”不到20岁,他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当年干革命随时都有可能牺牲,而他的家庭不愁温饱,为什么他会选择一条艰难曲折的奋斗之路?巨明堂说,这和吕剑人接触的教育有关。在中学阶段,吕剑人阅读了《中国青年》《新青年》《向导》等进步报刊,将马克思主义作为自己的政治信仰,走上了一条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道路,他用一生践行着初心和使命。

(来源:学习强国—宝鸡学习平台)